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国宝人寿董事长或迎来变更

时间:04-13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22

去年保费、净利双双下滑,国宝人寿董事长或迎来变更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4月12日,《华夏时报》记者从国宝人寿官网获悉,该公司领导页面已披露了张希为党委书记。在此之前,张希任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四川省联社”)党委副书记、主任。一位曾供职于监管部门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监管规定,险企党委书记和董事长原则上由一人担任,党委书记由公司党委会选举,董事长则需要监管批复。目前,国宝人寿官网的公司领导页面仍显示董事长为周兴云,对于此次人事调整的原因以及后续该公司董事长是否将由张希兼任,本报记者向国宝人寿方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保费、净利双双下滑张希的履历显示,其出生于1973年11月,现年50岁,2018年7月任重庆华宇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金控集团总裁。2019年3月,四川省联社发布公告称,为了提升省联社经营管理水平,面向全国市场化选聘省联社主任1名,这在全国范围内尚属首次。当年9月,张希正式出任四川省联社主任一职。时隔三年半,张希从银行业转战保险业,担任国宝人寿党委书记。目前,国宝人寿官网的公司领导页面显示董事长仍为该公司原党委书记周兴云。一位资深保险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党委书记可以由公司直接任命,但董事长除了需要履行公司治理程序,还要获得高管任职资格,需要监管部门核准。正式任职前,可以报临时负责人,也需要监管批准,不能超6个月。作为张希的“前任”,国宝人寿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兴云是四川金融系统的老将,曾任成都农商银行副行长、四川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四川产业振兴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9年11月,周兴云作为“救火”队长出任国宝人寿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在此之前的9月,该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易军被查,同年12月被确认严重违纪违法遭双开。随后的2020年2月10日,周兴云担任国宝人寿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获得银保监会批准。今年4月3日,四川金控发布公告称,四川省人民政府决定任命周兴云为四川金控董事、董事长。作为国宝人寿新掌舵者,张希的“担子”并不轻松。成立于2018年4月的国宝人寿,由四川省政府主导筹建,是银保监会成立后批准的第一批全国性金融机构,也是四川省首家全国性寿险法人机构。但自成立以来,该公司的经营状况却并不乐观。据《华夏时报》记者梳理,2018年至2020年,国宝人寿净利润分别为-0.69亿元、-0.26亿元、-1.13亿元,2021年,该公司实现0.16亿元盈利,但2022年再次亏损,且亏损金额达到3.5亿元。一位寿险公司内部人士曾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保险业素有“七平八盈”的说法,说的是作为投资回报期较长的金融业态,按照保险业发展的规律,一家新成立的保险公司,要经历漫长的亏损期,到成立的第7年才能做到盈亏平衡,第8年才能实现盈利。现在行业内的很多公司,都经历了“七平八盈”的锤炼后才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和行业地位,其中不乏一些消费者关注度和知名度较高的明星险企。因此,国宝人寿成立五年仍处于亏损状态也属情理之中。需要引起注意的是,2022年,国宝人寿维持多年增长的保险业务收入规模大幅缩水。2022年,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从2021年的26.58亿元降至14.2亿元。对于保费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的原因以及将采取哪些手段提升保费收入和净利润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也向国宝人寿方面发去采访提供,对方亦未回复。首都经贸大学农村保险研究所副所长李文中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宝人寿亏损除了与其尚未走出“七平八盈”周期外,近年来寿险业的发展本身需要进行结构调整,叠加新冠疫情影响,使得行业整体都面临较大的发展压力。此外,国宝人寿的业务中主要是银保业务,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对于寿险公司来说,更应该利用经济发展恢复常态,加强个险渠道建设,提升新业务价值,为公司业务的高质量可持续增长提供支持。偿付能力承压除了保费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外,国宝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也正面临考验。截至2022年四季度末,国宝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8.41%,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0.51%,较上一季度大幅下滑,上一季度,该公司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9.49%、146.85%。对于偿付能力充足率下滑的原因,国宝人寿在2022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提到了资本市场低迷、资产配置结构调整等关键词。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教师杨泽云表示,国宝人寿偿付能力下滑一方面或是源于投资损失,综合收益下降,另一方面业务增加,特别是储蓄型保险业务迅速增加,使得认可负债增加,因此,尽管认可资本年年增加,但实际资本仍是逐年下降,偿付能力充足率也逐年下降。需要通过增加资本、调整业务结构、再保险等方式提高偿付能力。李文中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宝人寿成立于2018年,随着业务的开展,资本充足率不断下降是一个正常现象,而且偿二代二期工程强化了对各家公司的偿付能力监管,也应该是国宝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进一步下降的原因。对于如何提高偿付能力水平,李文中亦指出,由于保险公司偿付能力涉及到资产负债两个方面,因此保险公司一般可以通过调整保险业务结构和投资资产结构来改善偿付能力,还可以通过增加资本金或者发行资本债券的方式来提升公司偿付能力。不久前的3月20日,国宝人寿也公告称,拟将公司注册资本由15亿元增加至19.8亿元。增资扩股并未引入新股东,由四川发展、和四川金控两家国有股东分别认购3亿股和1.8亿股。若增资获批,国宝人寿第一大股东四川发展的持股比例将由20%增至30.303%,而四川金控的持股比例由12%增至18.182%,由并列第五大股东升至第二大股东。按照《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的保险公司,将被监管机构列为重点核查对象。这对国宝人寿来说会面临较大压力。李文中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此次增资将有效提升国宝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水平,缓解这种压力。其次,疫情防控政策调整之后,经济恢复常态,寿险业的衰退调整也将结束并迎来新的增长周期,股东的增资有利于该公司后期业务的发展。另外,两家股东增资之后,国宝人寿国资股东持股比例之和已经超过50%,也增强了国资对国宝人寿的控制力。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